Section
不要以浮躁心态对待传统文化
(Publish Date: 2014-9-7 8:35pm, Total Visits: 276, Today: 1, This Week: 2, This Month: 4)

不该以浮躁心态作践传统文化   杨十郎

                  

超百岁老人周有光先生,学贯中西,向来能居高临下俯视世界文化走向,给我们以有益的启示。他说“复兴华夏文化,不是复古,而是文化更新;不是以传统文化代替现代文化,而是以传统文化辅助现代文化。根据现代需要,用科学的方法,学习和实践古人有益的教诲。在复兴华夏文化的同时,向国际现代文化的康庄大道勇敢前进。”(《朝闻道集》P9)我们正可以用周老的观点分析一下在当今金钱大潮下国人的浮躁。人们似乎都在熙熙攘攘地想法子赚钱买房子,忙着购车子,忙着娶媳妇,忙着抢购打五折的商品·······人们很少静下心来认真读一两本书——我国人均购书量在世界排名靠后。一个简单地例子就是面对历经几千年厚重汉语文化积淀下来的成语(通过影视广播)信口胡诌,(通过报纸书刊)信笔涂鸦。中央台的主持人就是最具典型的例子。这些名嘴们好些都通一门或两门外语,但对于母语使用起来却信马由缰。他们在一至十套节目中经常一而再,再而三地误用若干成语。如“东山再起”、“粉墨登场”、“差强人意”、“美轮美奂”(特别是这个成语简直用得来滥无边际的程度:黄浦江的夜景是美轮美奂,电视节目拍的来是美轮美奂,探戈跳的来是美轮美奂,电影演得来是美轮美奂······差点儿没说帅哥靓妹爱得来也美轮美奂),当然也包括最近有人呼吁的要正本清源的“空穴来风”。他们真的以自个儿的行动践行阿Q的“金玉良言”,“君子动口不动手”,在误用一连串成语时或用了以后都不屑去查一查字典词典。其实哪怕动一动鼠标也可使他们回到理性的怀抱。

这可恶的“空穴来风”,中央台误用过几十次,他们请来的大学教授、嘉宾或特约评论员、名作家、学者都是一误再误。甚至在钓鱼岛的争议上,在评日本政客的右倾言论上也误用。如果他们的述说有有法律效用的话(可喜没有),他们使用的“空穴来风”不正是帮了倒忙吗?顺便提一提,近十几年来不但国内电视台,国内的纸质媒体没有一个正确的用例不说,可叹的是朱镕基总理在199023日《接受乌拉圭<观察家报>记者采访》时也说:“至于那些所谓‘大陆可能对台动武’等传闻,只是个别国家释放的烟幕。但这些烟幕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美国的第7舰队一直在台湾海峡巡弋。”(《朱镕基答记者问》,人民出版社20098月第一版P97)朱总理的本意是说那些“烟幕”并不是没有根据的,佐证就是“美国的第7舰队一直在台湾海峡巡弋”。但由于误用成语就成了那些“烟幕”并不是有根据的——恰恰与他的本意相反。

奇怪!这么多年,我只发现香港有正确使用的语例。“对此,香港《东方日报》曾发文称:‘只闻楼梯响,不见虎下来,第五代打虎迟到的阻力确是不争的事实。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周老虎案至今,悬而未决,显示第五代的改革和反贪并非一帆风顺。’”(新唐人2014222讯:《港媒:习近平心头反复掂量的一件事》)这儿的“空穴来风”用对了——“空穴来风”就是“未必无因”,讲的是“来风”是有原因的。

战国时宋玉《风赋》说“枳句来巢,空穴来风。”“枳”是木名,“句”读如“勾”,“勾、股、弦”古作“句、股、弦”。“句”是木之弯曲部分。树木弯曲的地方,鸟儿就会来做巢。“空穴”,山体有空洞之处(当指洞穿之所)就会有风吹来。这是古人观察体味深刻的地方,很合现代的实证科学。山体有空洞之处,洞内洞外的气压不一样造成空气流动,空气流动就产生风。这分明讲的实在因果,事出有因,事出有据。这个成语宋玉说是从老师那里听来的。《莊子·逸闻》就说过“空阅来凤”。这“阅”当读为“穴”,通“穴”。《说文》段注:“古假‘阅’为‘穴’。”并引《诗·曹风·蜉蝣》:“蜉蝣掘阅,麻衣如雪”(诗意是说,贵族们像蚂蚁挖洞一样营造自己的宫室,夏天穿的薄麻衣像雪一样白)以证。《莊子》讲的正是“空穴来风”。但这“阅”字还难倒了宋朝的朱熹,他在《诗集传》中说“掘阅未详”(《四书五经》卷三,P五八)。他做学问还是老实的,不知为不知。《说文》讲“空,窍也”,段玉裁注说“今日俗谓之孔也。”此处为什么不说“穴来风”——有洞就招来风呢?这正是古人观察细致之处,也是汉语表达严密与科学之处。如果有“穴”(有“孔”有“洞”)就会招致“风”,古人(今人也是)挖的“窖”(如苕窖等)就不能保温。在“穴”前加上“空”字则不同,“空”作动词用,即“洞穿”,“洞穿”的“穴”才会生风。“空”作动词用,古汉语多的是,如 (明)马中锡《中山狼传》:“出图书,空囊橐。”这“空”就作动词用,意为“倒空”。《文选·风赋》题注引曾子“阴阳偏则风”(商务印书馆国学基本丛书简编《文选》﹤一﹥P六五李善注)。这“阴阳”,按黑格尔对中国哲学的理解,可以是“日和月”,“男人和女人”,“正和负”,可以是方向相反的力。曾子意会到的正是两处空气的压力。如果“阴阳相等”,空气不会流动,正是由于“阴阳偏”(阴阳不均衡)才导致空气流动,才生“风”。我们不能苛责曾子没有使用“空气”“压强”等概念去阐释物理,这些自然科学的概念也是近几百年才有的。但在华夏文化中领先于西方早就用自己的概念对如何导致空气流动,如何产生“风”作出了与现代科学相似的表达。关于这点,国人应引以为骄傲才是。大大的不该用自己的浮躁摒弃它,曲解它,作践它。看来我们的传统文化是能“辅助”我们理解现代文化的,“复兴华夏文化”是可以通向“现代文化的康庄大道”——我们应该有这种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