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毛泽东哲学中一个掉了队的概念
(Publish Date: 2011-5-5 7:42pm, Total Visits: 426,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6)
毛泽东是农民领袖 杨十郎 在社会主义系列思想家中首先有历史背景的差异。毛泽东不可能像马克思那样去深入剖析资本主义的细胞、血液与整体机制——诸如商品、货币、生产、流通、市场 、金融 、管理等,毛泽东身处其间的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就个人而言毛与马 、 恩等创始人差异就很明显。马 、恩可以娴熟地用几种文字表述自己的思想,直接研读多国文献资料,毛泽东则仅仅局限于汉语,与之相应的这就成为限制自己的视野之门。随便翻翻《马、恩全集》就会知道,马克思恩克斯广泛地驰骋于世界文化“场”,而毛泽东最熟悉的还是中国经 、史 、 子 、集的鳞爪(一部“毛选”惯常引用的不过是《论语》《孟子》《礼记》《老子》《史记》《左传》《列子》《红楼梦》《西游记》……)。唯一例外的是《矛盾论》多处引用了列宁的《谈谈辩证法》)。马克思则广泛地征引研究资本主义的著作(各家的政治经济学、历史著述)资料文献,如《工厂视察员报告》《国情普查》《公共卫生第六报告》……)毛泽东“考察”的则仅限于“湖南农民”。 毛泽东最了解农民,也与农民最亲近。一次视察农村踩了一脚牛粪,随行人员忙作一团,要擦粪,要换鞋,毛泽东却不以为然,说粪对农民最宝贵。1945年毛泽东在七律中还有“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的句子(《七律•有田有地吾为主》)。毛泽东足以自豪的事业也是使农民得到了解放。基于此点,我们回过头去看流行了几十年后来颇遭非议(对“大救星”的提法)的民歌《东方红》,在当时中国的历史背景下却是很有合理性的。中国人民的地位从来就是卑微的,有一个清官,出一个好皇帝就今生今世足                         矣!  毛泽东回韶山问起过去存在过的土地庙,公社书记跟上来说,“这个土地庙去年成立人民公社时给拆了”,砖砌了高炉炼钢。毛摇了摇头:“可惜了,这个庙应该留下来。农民没有钱,生了病看不起医生,到庙里求求菩萨,讨点香灰吃,在精神上是很大的支持和鼓励。人的精神没有寄托是不行的。”(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同样的立脚点,毛泽东说:“整个医学教育要改革,根本用不着读那么多书。华佗读的几年制?明朝的李时珍读的几年制?医学教育用不着收甚么高中生 、初中生,高小毕业就够了。主要在实践中学习提高。这样的医生放到农村去,就算本事不大,总比骗人的巫医要好,农村养得起。”(同上书)这就是后来的“六•二六”指示。 毛泽东对农民可算是一往情深,是很真挚的。但从另一方面看却也近视。经济规律是无情的,它管不了阶级出身、革命觉悟、苦大仇深,大跃进也好,高产粮也罢,1070万吨又怎样呢?“云水怒”“风雷激”都不能使我们的餐桌上丰盛一星半点。直到改革开放初期,有的老区人民还穷得叮当响。“猪、鸡、鸭、狗、人都挤在一个窝里,脏得不得了,”“屋子里没有被褥,土炕上还是一堆烂棉花和稻草 ”。(见《中国社会导刊》:《一份惊动中南海的报告》)。 马克思关心当时最新的科技发明,德普勒发明了高压输电线路,马克思急忙去找详细的论文而且给予了很 高的品评价:“这一发现使工业几乎彻底摆脱地方条件所规定的一切界限,并且使极遥远的水力利用成为可能,如果在最初它只是对城市有利,那末到最后它将成为消除城乡对立的最强有力的杠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P446)毛泽东却观注一个破土地庙。这种视野上的差异,导致我们对十五年超过英国,二十年赶上美国口号的热衷。又导致我们陷入盲目的乐观与自傲的泥沼中而不能自拔(要是没有改革开放的话):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唯有我们的社会主义才是幸福的。要是毛泽东了解殴美,研究过资本主义的这样那样,特别是它的生产体系 流通体系与社保体系,走出农民的视野那该多好啊!也许我们的社会主义就会少些遗憾。 说毛泽东是农民领袖,这是与历史基因密切相关连的,说不上什么贬损。用毛泽东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鸡蛋能够转化为鸡子,而石头不能转化为鸡子”(《矛盾论》),要是半封建殖民地的中国产生了一个林肯或罗斯福,那可真的成了《聊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