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中國有四個半共產黨
(Publish Date: 2011-4-12 12:10pm, Total Visits: 458,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批判“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中国有四个半共产党 杨十郎 那里,正在解决问题; 这里,矛盾才被提出。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P6 一, 回顾一下反背景状态 在十几或二十几年前谁说中国有几个共产党或者谁听说中国有几个共产党,那都是十足的“天方夜谭”或者说比“天方夜谭”还“天方夜谭”——真正的《天方夜谭》,其故事虽然奇幻到不可信,但它毕竟在奇幻下寄托着人们的追求和梦。管它是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还是阿拉丁的神灯都是如此。但在中国的过去年代,如果说中国有几个共产党就意味着血腥和镇压。因为,我们借用毛泽东的一个概念,中国实行的是马克思主义加秦始皇。在一党高度专政的前提下不但容不下另一个异党(必须说明的是现在中国除中共外尚有“民盟”“民进”“九三学社”等八个民主党,但这并不是我这儿讲的异党,这八个民主党是在中共的领导下的参政党,是中共每年拨一定的款项养着的民主党)就是同一个党内的异见也是不能有的。不必去翻中国共产党的党史——翻了也没用,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们现在还没有一部客观的科学的党史——仅凭几十年中国政治风云的血雨腥风溢出的味儿就能判断它个八九不离十。我们有过“高饶反党集团”(高岗早已自杀,饶漱石已平反),“丁陈反党集团”,庐山上还有“彭黄张周”反党集团。上世纪五十年代还出现过数量惊人的反党集团。如:1957年12月浙江省“反党反社会主义集团”(包括省长沙文汉等),1957年12 月“广东省地方主义反党联盟”(包括省委书记冯白驹等),1958年1月四川重庆市“右派反党集团”(包括市委书记张文澄等),1958年3月安徽“反党集团”(包括省委书记李世农等),1958年10月31日,甘肃镇原县县长许国和、副县长张万寿“反党集团”(因开仓放粮救人):全县先后有3000多人受到批判,1650人受株连,1503人被捕,死于狱中者达333人。其间,云南、贵州、山东秦皇岛、新疆、广西、青海、河北、福建、河南、西藏均有被控以“反党集团”“反党联盟”“反党反社会主义集团”之名而处置的案例。甚至在中共中央还差点儿坐实一个“林克反党集团”的惊人案例。林克是毛泽东的秘书,当时才二十多岁。因毛对林克的信任才避免了一大冤案。在历史的明镜面前,所谓的这些“反党集团”都类似司马长卿《子虚赋》中的乌有先生、亡是公等人物,在历史的派出所档案中是没有户籍的。在某些人眼目中之所以有这个“反党集团”那个“反党集团”的幻影,那是在非民主(我们说这仅仅限在党内,党内的民主)的状态下自身虚弱的表现。不如此以莫须有的罪名高压取缔异见,就形不成“一言堂”“一家言”的权威。 周居正是中共的老党员,重庆白公馆渣滓洞的幸存者,歌剧《江姐》中“绣红旗”的原型,1964年被枪毙,罪名是组织“中国马列主义联盟”,同案被枪毙的有杨应森,57年右派。六十年代我家乡三台县也枪毙了一位读过四川大学中文系的乡村民办教师朱自由,罪名是组织马列主义党(后来平了反,国家照看了他未成年的子女)。 这就是中国有多个共产党的反背景生态。 科学家预测,世界变暖,北极消融(还不是全部)北极熊就会灭绝,但在中国政治地理中连浮冰都没存在一块,哪里有北极熊的影子呢! 二, 中国现有共产党一览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实印证了毛泽东与蒋介石的高见:党外有党,党内有派。 我们的共产党长期以来宣扬的是高度的“同一性”,保持的也是高度的“同一性”(虽然如上节所述使用了残酷斗争与无情镇压的手段)。我们一直是以团结在某一个人为中心的人治模式在运转。树个人权威而不树体制权威。这和世界上的民主国家恰恰相反——民主国家可以指责布什错、布莱尔错却未见谁指责资本主义体制错的。 解放以来,我们就十分崇尚唯物辩证法,殊不知我们着力宣传的“同一性”却与“辩证法”相违背。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说“同一性自身包含着差异性,这一事实在每一个命题中都表现出来•••••••与自身同一,从一开始起就必须有与一切别的东西的差异作为补充。”(《自然辩证法•扎记和片段•辩证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 卷P557)“就是在无机界中抽象的同一性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每一个物体都不断地受到机械的、物理的、化学的作用,这些作用经常在变化,在修改它的同一性。”(同上文上书P556) 在共产党的“同一性”中,同样存在着这种差异的补充元素。 建设一个无阶级无剥削的共产主义社会是共产党的“同一性”,但与这“同一性”运行开始的进程中,党员的不同素质党员的成长历程,党所处的变化着的历史环境等等不同的差异性就是共产党的鲜活存在。这种差异性反映在党员个体中是千差万别的。(党要统一行动就必须用纪律和民主来加以调节。但在本文这是题外话。) 毛泽东毕竟是毛泽东,在人们千遍万遍呼他“万岁,万万岁”之时他就意识到“我死后,可能不出一年,长了不出三、四年,会有翻天覆地。民心、军心、,我看不在(我们)这边。”(《张玉凤经历片段•七六年“天安门事件”后的毛泽东》) 今日中国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不幸而被他言中了。今日中国绝对不是毛泽东想象中的中国。 由于改革开放30年来出现的新局面及产生的新的矛盾,诸如贫富间出现的巨大差距、惊人的腐败、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致使共产党长期以来掩饰下的“同一性”中的差异元素使我们能理解最近两年中国出现的两个“共产党”。令人惊异的是当政的“共产党”一反过去的作法并未宣布这两支“共产党”是“反党联盟”“反党集团”,我想这一方面是30年改革开放的宽容,另方面也许是正视矛盾允许提出矛盾并允许解决矛盾的探索吧。或许更多方面正是当今执政者对改革开放的自信吧——应该有这种自信,人民鼓励这种自信。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让人反对不见得不是好事。 这两个“共产党”是:2008年以上海为基地宣告成立的“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它发表了《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告全国人民书》《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十大声明》等文告;2009年宣告成立的“中国工人(共产)党”,发布了《关于制定中国工人(共产)党章程的报告》、《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同心协力帮助中共努力走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等文告(这些文告在“百度”一点就知)。 有学者评论,“毛泽东主义共产党”是典型的文革余孽,因为他们打着“革命造反”的旗号反对改革开放,要推翻现存的共产党;“中国工人(共产)党”却是温和的“毛左派”,它要帮助现存的共产党走出困境,它鲜明提出了“无产阶级两党制”。“中国工人(共产)党”2009年在北京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而且去毛泽东纪念馆瞻仰了毛的遗容。 另外,2008年在台湾以黄老养为首成立了“台湾共产党”。2009年台湾以吕宝尧为首创办了“中华民国共产党”。台湾是没有党禁的自由世界,只要在“内政部”登记备案就视为合法的了。台湾现在有147个政党。“中华民国共产党党纲”以孙中山思想为指导,与马列主义不相关涉。它主张“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可参见《南方周末》2009,4,30日9——10版“时局”:“台湾又出了个共产党”) 虽然台湾还没回到祖国的大家庭中,但它毕竟是在“大中华民族”的范围之内,故而我把它纳入“中国政党”内一并述说。但鉴于台湾这两个党的人数(有的才几十人)及其影响力,一个“共产党”只能占到0.25的比例,两个“共产党”算它半个也就绰绰有余了。有网友还说,台湾的“共产党”也许仅仅是一场闹剧而已。说不定哪天又会冒出一个加了前缀的“共产党”来呢。 还有一个“共产党”,这是由于“共产党”内缺乏理论研究人才由盲目起哄而造就的虚无党——这就是具有“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共产党”。共产党分明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在前两个世纪用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佛来米文和丹麦文,用宏大的气魄庄严地向全欧洲向全世界宣告成立的政治党,它不是科技党、生产党、文化党,但两个世纪后却由中国肤浅的、幼稚的共产党人宣布中国有一个具有科技党、生产党、文化党性质的共产党——至于说要代表全中国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仅仅是共产党追求的至高目标,努力的方向,你不能把追求的目标、努力的方向肯定为既成德事实。 对这么一个虚幻的“共产党”我已写过八篇文章析评——《“三个代表”论纲》《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两个代表的假、大、空、谬》《幸好“德国之声”不反中国共产党》《论第四个第五个代表重要思想》《满纸空话的书》《点击颂派的三个代表观》《矿难使“重要思想”的“代表”双重脸红》,在这里我就不必赘言了。 四个半共产党的第四个肯定就是1921年7月1日成立的延续至今的有七千多万党员的共产党。它早期的领袖是陈独秀、李大钊、瞿秋白、王明等,后来的领袖是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等。中间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经历了八年抗日战争的磨炼和第三次国内战争的洗礼,终于在1949年10月1日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党虽经多重磨难和劫难如朝鲜战争、大跃进、人民公社化、文化大革命等,但在改革开放中重获生机,使我中华重振大国之雄风。虽然现阶段爆发了引起国人及全世界观注的新的危机或曰新的矛盾(如贫富的巨大差距、惊人的腐败、诸多社会问题),但这个党只要下决心走过深化政治体制改革这一关,真正能“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胡锦涛:《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 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这个党的前途仍然是光明的。 这个党仍然是中国四个半共产党中 的唯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