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毛泽东“咏梅”的郢书燕说
(Publish Date: 2011-5-5 7:45pm, Total Visits: 334,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毛泽东“咏梅”的郢书燕说 作者:杨十郎 2010-3-19 17:51:56 发表于:博客中国 毛泽东“咏梅”的郢书燕说 杨十郎 很具战士品格的鲁迅先生并不是每日起床就喊“冲啊!”“杀啊!”“打落水狗啊!”是“战士”不错,但首先得是“人”。是人就脱不了“人 ”一般物事的纠缠。所以《鲁迅全集》所收两大卷日记中就有很多看不出“战士”特点的东西。如:“十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三十)。午后昙。下午收《越鐸》一分。夜微雨,旋即月见。”(一九一三年五月)“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四十四)。”(一九一四年七月)诸如此类。同理,一个政治家的吃、喝、 拉、 撒 、睡也并不就处处都有十分明显的政治意味。 1961年12月毛泽东发表了读陆游《卜算子• 咏梅》,“反其意而用之”,也填了一首《卜算子• 咏梅》。要说毛“反”,先看陆“正”。陆词先讲所居非地:“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所遇非时:“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看来这“梅”很是不幸。故评家认为是“自伤,自悼”。下阕咏志:“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就陆游自身而言,包含了他被群小所制的稍微消沉和随处。“零落成泥怜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也表明作者坚定的节操和以高尚品德自负的心迹。 但毛词“反”在何处呢? 论者以为毛词是“表达诗人政治抱负与情怀的政治抒情诗”。“犹有花枝俏”二句“是暗示中国共产党在国外反华逆流中巍然不动的精神”。其实这“悬崖百丈冰”缺少威慑感。是南方人远观雪原的感觉“悬崖百丈冰”缺少威慑感、压抑感、凌迫感。作者加上的是表示时间的判断词“已是”,并不像1962年12月《七律•冬云》中的描述,“雪压冬云”“高天滚滚寒流急”,因而“万花纷谢”。“百丈冰”不是对任何生命体都是险恶的环境,北极熊海豹就认为这个环境太好了。同样,“百丈冰”之时才是“梅”显露芳华的季候。不然就没有了“冰肌铁骨”。说“逆流”,显然附会。如果真有“逆流”之意,那就与陆词“更著风和雨”不“反”。“反”在陆词说梅遭“风和雨”“零落成泥”,毛词则说“没那么严重吧”,“风雨”“飞雪”不过是自然更迭之征候,“百仗冰”正是梅有“花枝俏”的环境。论者又说“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指的是在“国际共产主义的大辩论中,苏共把我党的坚持原则歪曲是为了争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权,搞民族利己主义,毛泽东在这里作出明确的否定的回答”。这否定是“把梅花的大公无私表露无遗”。不管谁用眼一扫也会明白“悄也不争春”与“无意苦争春”两句词意也不是“正”与“反”的对立,差异仅仅是否定的程度有浅深。附会的东西既是没有根的苗,这苗也必然没有整体感,支离破碎的。前后矛盾也就随之而来:论者又说“词的结尾,一方面作者以展示梅花幸福地在百花丛中与花共享美好春光的画面”(“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云云。“共享”就不能说“大公无私”(析者写到后面就忘了前面)。 那么,毛词的“反其意”又在何处呢? 李志绥写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312页说“一九六一年毛的女友送给毛一首陆游的《卜算子》借以表明毛已将她抛置了。毛看了以后,也作了一首《卜算子•咏梅》”给她——              卜算子•咏梅  1962年12月       读陆游词反其意而用之。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1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明明是安慰的一首词”。论者又说六三年发表时“报刊纷纷认为‘在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严寒中,只有中国共产党坚持马列主义斗争’。”这是典型的“郢书燕说”。而且说得更准确些是“郢书歪说”——把“举烛”释为“尚明”,“举贤而任之”是惯常的非民主态势下进谏手段的语意,把“百丈冰”“犹有花枝俏”释为抗逆流等却歪得没有根据。 只有时代才能给我们这样的答案:把毛泽东看成神,他不该有一个女友,也不允许他有一个女友。但毛泽东毕竟是有血有肉而且颇具诗人气质的政治家,他有女友而且女友又给他抄了一首陆游的词以表明自己所处非地,所遇非时,被抛置的寂寞与愁苦,另外又无意苦苦地“漫立远视而争幸焉”,委婉含蓄。此情此意,她知道,毛知道;天知道,地知道;评论家与读者却不知道。毛泽东的词“反其意”正是:何苦呢?你仍有花枝俏,你仍会丛中笑。你在报春呢?  注:关于毛词的评论文字引自傅德岷等编《毛泽东诗词鉴赏》2001年7月四川人民出版社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