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刮目看扇墳
(Publish Date: 2011-4-28 7:38pm, Total Visits: 346,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刮目看扇坟 杨十郎 在我国先秦并无“从一而终”的教条,女子改嫁不但是常事也并没人轻视。即或国君的老婆,只要“肌肤如冰雪,绰约似神仙”,国破了,嫁给胜利者也无不可。至于歇后语“皇帝娘娘死男人——无二嫁(价)”,那是几千年后商业店铺的创造。 〈〈警世通言〉〉是明朝市民的产物,它受宋理学家约束妇女的箴规影响就在所难免。第二卷《庄子休鼓盆成大道》中杜撰的少妇扇新坟那个场景,可以说太富戏剧性也太具典型性了。 故事说:庄子正对累累荒冢感叹不已,忽然得见一“浑身缟素”手执细绢团扇的少妇在扇一座新坟。庄子好生奇怪。一问,才知道坟中埋的是少妇的丈夫。他们生前相爱,死不忍舍,故丈夫临终时留下话说,必得等到“坟土干,方才可嫁”。这么个要求也算不得专横,与宋及宋以后封建统治者人为制造的烈女,节妇来更谈不上苛求。待“坟土干”,那还不容易。只要土没选在洼地,一般来讲,只要不是淫雨季节,“坟土干”是要不了多少时日的。 这情节被好几种地方戏搬上了舞台,作为讥诮对丈夫无情无义无节操因而另寻新欢的典型,被孔教会成员及严守封建传统规条的子民津津乐道。《警世通言》借庄生之口说“生前个个说恩深,死后人人欲扇坟;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也就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典型评价。 不过,现在咀嚼起“扇坟”这个情节来我却有不同的感受。其一,扇坟新妇有典型的士大夫风采,重然诺。待”坟土干“虽是丈夫临终遗言,但她并不因为丈夫已不在世而且在没有公证机关监督机制的约束下自觉遵从, 这就很不简单。其二,她既看重死人的话,但更看重活人的路。不做出殉葬之类的蠢举。把坟扇干了对死者是一个交待,自己却走自己的路,要生存,要创造。其三,她有独立的人格意识。女人过去从来就没独立过,男人把女人作为奴隶、作为牛马、作为生孩子的机器、作为出气筒、避风港,甚至作为花瓶也不过是陪衬,但就是没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看。“女人也是人!”这个口号几千年后才喊出来,可扇坟新妇却用自己的行动鲜明地提出了。男人死了,不必殉葬,不必守节,不必发“妇为悦己者容”的卑微哀叹。女人嫁男人组成一家庭,家庭责任你一半,我一半。但我是独立的,不是附属物。你死了,我还可以凭独立的人格去追求!原来,扇坟新妇早就走在我们之前了。罗曼•罗兰的话说得不错:世界实际上是女人在领着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