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滿紙空話的書
(Publish Date: 2011-4-11 7:45pm, Total Visits: 450, Today: 1, This Week: 2, This Month: 6)
批判颂派歌颂“三个代表”的谬误 满纸空话的书 杨十郎 ——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颂歌 有人问:李太白出生何地? 答曰:李太白“常以古行律故多率意,读太白诗当得其气韵之美,不求其字句之奇。” 说李太白常常用古诗的风格写律诗,往往八句不对,立意多不重形式而在气韵之美,对!这 是太白诗的特点。但,对于“有人问”则是空话。《王保长》中有句很流行的话“现在而今眼目下”则是空话中带废话。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了一本书,名为《历史可以作证》(2006年3月第一版),洋洋二十余万言,就是一本空话连篇的书。 《历史可以作证》意在歌颂“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但却抛开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本身有没有存在的合理性不谈,却大谈其“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意义、 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治党、 市场经济 、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科教兴国等等言不及义的大块文章扰人耳目。这好比一位篮球教练面对一位并不爱好篮球,其体质也并不合于练篮球的人大谈其抢篮板球投中三分球的意义一样,纯然空话。该书的空话、 大话的表现形式是多样的。谓余不信,先看该书的“序言”。 “序言”说:“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崭新的世纪,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这些成就正是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引下取得的。”这是“贪天之功”,准确地说应该是傅粉者慷慨地“委天之功于人”。如果没有战略重心的转移,由阶级斗争为中心变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如果没有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提法(由此而重视了知识及知识分子);如果还是“一大二公”,不承认国有制集体所有制以外的私有制的合理性,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先不要说“突破性进展”,恐怕连进展也谈不上。 反观“三个代表”,我们先说“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吧,这一“代表”的提出已经好几年了,但损害生产力的大事件还在中国不断发生(只是2007 年12月5日山西矿难一次就死亡125人)。就说矿难吧,中国矿难死亡人数占了全世界矿难死亡人数的百分之八十。人是生产力的核心,科学再发达、设备再顶尖、技术再一流,没有掌握科技使用科技的人怎么也形不成生产力。但“代表”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中国共产党内并没有为保护生产力进而发展为先进生产力设立一个工人技能培训部,开矿安全设备质检部等等。我这里并没有指责中国共产党在矿难中不作为的意思。我想说的是:开矿行为治理矿的行为不是政党行为而是企业行为政府行为。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资格不应当是共产党,共产党是政党,不是科技党 、生产党。它只能用自己的政治主张指引整个国家应当怎么建设或者建设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当然,也用它的思想从宏观上给生产以影响,但他却不具体地参与生产的指导,比如,要提高矿产品的生产能力该采用什么样的采矿设备,因而它不具备上面所说的“代表”资格。 我们只要问一问矿难为什么这么频仍,就可知“三个代表”的功绩了。 再看一组数据。 据深圳一家生产pc机的老板计算,他们生产的电脑在美国售价大概是1000美元,英特尔公司和微软公司要从中分得300美元,显示器 硬盘以及其它电子零件的生产商能得15——20美元,零售商大概从中挣得50美元,剩下的30——40美元就是中国的工厂主及在流水线上辛勤劳动的姑娘们的全部所得。(见“新华网”:“世界不是平的”) 请问: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虚拟的中国共产党,并不是现在实实在在存在于中国的中国共产党,看了这个利益分配明细状况作何感想。 这感想是脸红——恐怕应该;还是一脸晦气——这正是无奈(本来是历史的罪过——这一点,邓小平深有感慨:“我们现在的生产技术水平是什么状况?几亿人口搞饭吃,粮食问题还没有真正过关。……钢铁工业…… 新兴工业…… 不用说落后一二十年,即使落后八年十年甚至三年五年,都是很大的差距。”〈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政党你又何必去自作多情,把它一股脑儿揽在自个儿名下呢?) “序言”又说:“时代呼唤‘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时代需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时代离不开‘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这是彻彻底底的“文革”语言。它用美文伪饰出一种虚假的热情,替换了逻辑结论,以此掩饰理论的苍白。它使我想起了一九六八年各省市相继成立“革委会”时发给毛主席的致敬电,那些电文说—— (一) 敬爱的毛主席!在那一小撮走资派疯狂反扑的日子里,我们听啊,日日夜夜倾听着你的战斗号令!我们读啊,如饥似渴地读着您的雄文四卷!心中有颗红太阳,刀山火海我敢闯!在多次严寒的考验中,我们实践了保卫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豪迈誓言:“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永远紧跟毛主席,革命到底不变心!” (二) 毛主席啊,毛主席!您的各族儿女满怀对您的无限热爱、 无限崇拜 、无限信仰、无限忠诚,敲起欢腾的锣鼓,拨动铮铮的月琴,手捧金色的芦笙,跳起快乐的锅庄,千遍万遍欢呼,千遍万遍歌唱:最最衷心地敬祝您啊,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三) 敬爱的毛主席啊!您以当代最高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智慧,总结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最精辟地阐明了社会主义历史时期阶级斗争的规律。您以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雄伟气魄和胆略,点燃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开创了共产主义运动的新纪元。 以上三则节录,绝对不是杜撰,但我很吃惊,《历史可以作证》的作者生于1965年2月,他何以对“文革”的神髓领会得如此深刻。“胎教”是错过了,但童年的印象却更为深刻如此,很值得教育家一鉴。 “序言”又说:“‘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新时期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复兴进程中的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新时期中国人民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与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思想、 邓小平理论是一脉相承的,是在继承基础上的创新发展,从而达到了新的阶段。在新世纪,‘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必然成为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指导思想。这是人民的心愿,是时代的必然 、历史的必然 、发展的必然。” 这儿提出了三个要点供我们思考。 其一是“结晶”。化学家可以把结成晶体的元素一个一个找出来还它一个货真价实的本来面目。生物学家也可以找出不起作用的假基因。唯有这社会科学中可以随便开空头支票,“乱花硬要迷人眼”,让一些人盲目“趋同”。一时间使人真伪难辩,莫衷一是。还是要使我想到“文革”,可以说“文革”那阵子,类似“结晶”的论断多多。一会儿说中国开创了生产领域的什么什么……一会儿又说中国开创了无产阶级专政的什么什么……结果确实是“历史可以作证”,让我们今天看了个透彻明白。要是历史不去作证的话,我也可以说:地球是在杨十郎的推动下运转的。 其二是“一脉相承”。“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继承了马列主义的什么什么(这一点我在多篇文章中已阐明,恰恰是反马列主义的),这里也不必多说。“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继承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什么什么,作者头脑中一片空白,导致了读者头脑中空白一片。但我们却可以简略地理出一个头绪来—— 打遵义会议起,确定了毛泽东在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毛泽东思想逐渐成熟直到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胜利,毛泽东关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什么样的党或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党都有他自己的独到论述。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要共产党以“文化团体”的身分参加“国民参政会”,毛泽东说:“我们不是‘文化团体’,我们有军队,是‘武化团体’。”(《毛选》第四卷p1128)在具体历史条件下,毛泽东认为党应该拥有枪,党应该指挥枪。幸而毛泽东没有说我们是托拉斯,我们有巨大的生产力,不然,“三个代表”真的在党史上找到祖宗了。 “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毛选》第五卷p430) “党组织应是无产阶级先进分子所组成。应能领导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朝气蓬勃的先锋队组织。”(1968年两报一刊元旦社论引)幸而毛泽东没有说党组织应是由科学家、工程师 、技术上顶尖的人才组成或者党组织应由学者、教授组成,如果这样,它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就一脉相承了。 中国共产党应当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从延安以来的历次“整风”要求中就有一个清晰的名目。 “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马克思主义是“领导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走向胜利的科学”,不能教条化。(《毛选》第三卷《整顿党的作风》) 毛泽东强调,要用马列主义之“矢”,去射“中国革命和东亚革命”之“的”。(《毛选》第三卷p801) 毛泽东从来就立脚于政党的政治品格去要求政党,他从来没有从生产角度 、文化角度去争取什么“代表”的资格。 邓小平所说的“建设一个成熟的党有战斗力的党”,强调“首先是在思想上”要广大党员“掌握”毛泽东思想,他提出三条:“必须是理论同实际相结合的党”,“必须是密切联系群众的党”,“必须是建立在自我批评基础上的党”。(《邓小平文选》第一卷p346) 邓小平谈到“生产力”的问题时说:“正确认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正确认识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脑力劳动者是劳动人民的一部分”这是关系着我们科学事业能够迅速发展的问题。要实现四个现代化,就必须“大大发展我们的生产力”“大力发展科学研究事业和科学教育事业,大力发扬科学技术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的革命积极性。”显然,这儿讲的不是共产党作为“党”自己去搞科研 、搞教育,而是在党的思想指导下使我们的政策 、举措能“造就更宏大的科学队伍”,不是共产党自个儿封自个儿为“代表”。(《邓小平文选》一九七五——一九八二p86) 以现在中国共产党的规模而言,虽然是世界第一大共产党(党员有 七八千万),用毛泽东的话讲来:“我们的各项具体工作,包括工业、农业、商业、文化教育事业等等工作,百分之九十不是党员做的,而是非党员做的。”(《毛选》第五卷p295)看来,这个“代表”自封起来就更缺乏合理性。 其三是“指导思想”,“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导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什么呢?与“序言”后面讲的“指南“重大课题”都是作者兑不了“现”的透支帐户中开出的支票。既然是“透支帐户中开出的支票”不能买到油、 盐 、柴 、米、酱、 醋、 茶,即或是贿选也就很难买到一张“代表”的选票。 我也不讲空话了,“历史可以作证”吗?